思教财经网

「403大案纪实」前四川首富黑社会团伙刘汉集团覆灭记 四川刘汉发家史

发布时间:2019-07-26 06:04:13 来源:403大案纪实关键词 : 四川刘汉发家史
四川刘汉发家史
原文标题:「403大案纪实」前四川首富黑社会团伙刘汉集团覆灭记
原文发布时间:2018-09-16 17:55:04
原文作者:403大案纪实。
如果您喜欢本文,请关注头条号【403大案纪实】阅读更多相关文章。
如果您是本文作者,不希望我们转载此文,请联系我们删除。
四川刘汉发家史

5月23日上午,四川彭州,受害人周政坟前,姐姐周厚蓉又来看弟弟了。这一次,周厚蓉想跟弟弟诉说的,是一起举国关注的案件一审宣判结果——

刘汉、刘维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杀人罪等罪,均被一审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为了等这一天,我和几个姐妹从黑发熬成白发,终于迎来了正义的一刻!”周厚蓉抑制不住泪水,“16年了,这块石头压在心里太苦了!每年给弟弟烧纸刀、纸枪,对他说我们不能为你报仇,你自己在阴间找刘家报仇。现在刘家受到了应有的惩罚,大家都安心了。”

2013年3月13日,北京首都国际机场。行色匆匆、川流不息的人群中,出现了一名身材壮硕、神情倨傲的中年男子,边走边与身边的人笑谈。早已布控于此的北京市公安局民警迅速上前,将这名中年男子控制。

被控制的男子,正是经北京中转、正准备回成都的刘汉。此时的他,是四川汉龙集团董事局主席、上市公司金路集团董事长,是四川省政协常委、四川“首善”,是汶川地震中“最牛希望小学”的捐建者;此时的他,也是一起代号为“1·10”的重大专案的首要犯罪嫌疑人。

抓捕刘汉只是第一步。专案组马不停蹄,秘密进入四川。3月17日,已在广汉当地躲藏4年之久的犯罪嫌疑人、刘汉之弟刘维被抓获。

3月22日,公安机关发布消息称,潜逃多年的公安部A级通缉令通缉的重大杀人犯罪嫌疑人刘维于近日被公安机关抓获。其兄刘汉涉嫌窝藏、包庇等严重刑事犯罪,正在接受公安机关调查。

刘汉、刘维是何许人也,因什么案件成为犯罪嫌疑人?首先从刘汉的身世说起

刘汉的家位于广汉市老南街。父亲刘章科曾参加抗美援朝,复员后回广汉后做了一名中学物理教师,于1990年患脑瘤去世。

母亲李万珍生下刘汉、刘维等三子二女,刘汉排行居中,1965年出生。

李万珍曾在街上摆摊,卖点针头线脑补贴家用。

1990年至1991年,刘汉曾任广汉特油供应站副经理、经理。

上世纪80年代中期,刘汉开始经商。倒卖过木材、建材、成品油等。“什么挣钱就做什么,他看准的事情就会去做。”刘汉曾说过,有一年冬天他去四姑娘山倒卖木材,道路结冰,路况很不好,一般木材商都不敢开车进山。胆大的刘汉独自开着货车进山拉木材,价格是平时的两倍。刘汉从木材运输和建材等贸易中赚得第一桶金。

此后,上世纪90年代中期,刘汉进军期货市场,1994年到1997年炒作大豆、钢材等期货,实现了资本原始积累,并跻身亿万富翁行列。

刘汉控制的核心企业为四川汉龙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1997年,是一家广泛涉足清洁能源、资源开发、基础设施建设、高科技环保产业和跨国投资等领域的大型民营企业。汉龙集团持有境内外上市公司5家(其中国内1家,海外4家),拥有全资及控股企业30多家。

刘汉最为国人熟知的事情,则是汉龙集团捐资修建的“刘汉希望小学”在2008年汶川特大地震中屹立不倒,被誉为“史上最牛希望小学”。

以黑护商、以商养黑,一直贯穿于刘汉鲜为人知的暴富发家史中……

1993年2月,广汉市人民法院受理一起经济案件,查封了刘汉的一批建材。刘汉组织人员用车辆封堵法院大门,撕毁法院封条,将被查封的建材转移藏匿。

1993年,湖南、四川民警到广汉市对刘汉执行拘留,刘汉的弟弟刘维用钢珠枪冲向正在执行公务的民警,刘汉趁机逃脱。

一位上世纪90年代在广汉开采砂场的高先生透露,刘汉看上的采砂地盘,没人敢去竞争,刘汉曾威胁竞争者,“要把人活埋在沙堆里。”高先生说,大家相信他真的会这么干,没人敢反对他,广汉、德阳、绵阳的采砂场大多都被刘汉霸占。

1994年到1997年,刘汉在期货市场上炒作大豆、钢材,成了亿万富翁。在此期间,刘汉与大连的老板袁宝璟结下了冤仇。

袁宝璟是个商业奇才,个人资产上千亿,曾经被称为“北京的李嘉诚”。1996年底,袁宝璟在四川广汉炒期货,将酿酒用的高粱炒到了2000元/吨。

刘汉,当时在海南做生意,规模很大。有四川商人向刘汉求助,希望刘汉回四川炒期货,把高粱的价格降下来。

于是刘汉带了大量资本回到四川,他刚开仓做这笔生意,交易所的一个副总就带着袁宝璟公司的老总来找他。这位老总说,高粱的行情是袁宝璟公司做起来的,希望刘汉帮他们一起炒。他承诺给刘汉5万手单子,5000万元现金。刘汉说,“现货1300,你们做到1900,必输无疑”,全国的粮食部门都向四川发高粱,想少赔钱只有赶紧平仓走人。

几天后,刘汉介入交易,只做了几个单子,高粱价格大跌。袁宝璟公司不得不平仓走人。刘汉在此项交易中获利2000万元,袁宝璟则损失了9000万元。

损失了9000万元,袁宝璟并不是很在意,因为当时他的身家已经有几十亿,但袁宝璟的几个下属不服气,其中一个下属叫汪兴,原来是辽阳市公安局刑警队队长,后来下海跟了袁宝璟。他说:“损失这么大,怎么能咽这口气?要教训教训刘汉,揍他一顿。”袁宝璟答应了,说出口气可以,但要小心。

1997年,汪兴花了16万元雇了两个杀手,来到成都,等刘汉从酒店出来,刚刚上车的时候,向刘汉开了两枪,但都没有打中。刘汉这人也不简单,很快就知道了杀手是袁宝璟派来的。

事后,汪兴没有得到袁宝璟的重用,始终处于边缘状态。汪兴觉得受到了冷落,就离开了袁宝璟,想自己创业。袁宝璟给了汪兴100万元,很快就被汪兴赔光了,他又向袁宝璟要钱。几次三番下来,两人终于翻脸,因为袁宝璟不肯再付钱,汪兴威胁说:“你必须给钱,不然的话,我就把你雇佣我杀人的事举报给公安。”袁宝璟的哥哥袁宝琦、堂弟袁宝森得知后,要“办”了汪兴。2003年10月,汪兴被袁宝森用双筒猎枪打死。

据说袁宝琦要杀汪兴的时候,袁宝璟并不知情,而是在香港,当袁宝琦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他的时候,他说“行了,你注意点”。袁氏兄弟被抓后,法院在判决时,以袁宝璟曾经说过“行了,你注意点”这句话为由,认定其有买凶杀人的意图。袁宝璟还曾经委托妻子卓玛捐出了自己持有的一家印尼石油公司40%的股份,总价值约500个亿,希望减刑,但捐献了这么多财产,都没有起到丝毫作用。2006年袁宝璟被判处死刑,同时被判处死刑的,还有袁宝琦、袁宝森,这三个人被立即执行死刑,另一个堂弟袁宝福被判死缓。政法系统一资深人士认为,袁宝璟案,三兄弟均被判死确实有点过重。不排除是刘汉利用官场关系报复的结果。

早在1997年3月,刘汉在绵阳成立四川汉龙集团公司后,安排孙某以设立保安部为名招募一批人,建成一支打手队伍;授意兄弟刘维网罗一批“小弟”,购置大量枪支弹药,在广汉建成一支“地下武装”。

这两支队伍的武力之强大,令人闻之变色:2013年该组织被一网打尽时,仅公安机关追缴的就有军用手榴弹3枚,国产五六式冲锋枪、美制勃朗宁手枪等枪支20枝,子弹677发、钢珠弹2163发,以及管制刀具100余把。

为了让组织成员死心塌地为自己卖命,刘汉制定了严厉的帮规:“小弟要听哥老倌(四川方言,指领头混社会的人)的话。为个人利益打架,组织不管;为组织利益打架,即使打死人,组织也会管。要敢打敢冲,有功一律重奖,打输了不许声张,被抓了不能说是汉龙的人。违反组织规定,立刻开除;泄露组织秘密,要受严惩……”

以“血路”开财路,依靠两支装备精良、敢打敢杀的队伍,刘汉的生意顺风顺水,如同雪球一样越滚越大。

1998年,刘汉获得绵阳小岛建设开发项目,因为拆迁问题,小岛村民熊伟与刘汉的人发生冲突,刘汉指使人捅死熊伟。当地居民无人再敢抗议。

就在熊伟被杀5天之后,在老家广汉,为了垄断赌博游戏机市场,刘维派“小弟”曾建军等人将竞争对手、另一“操哥”周政当街枪杀。“很多人知道是我们干的,但是后来一直没来抓我们。”犯罪嫌疑人曾建军交代。

1998年之后,刘汉垄断广汉市及其周边的赌博游戏机市场、建材、建筑市场。他人想要获得某个项目,需要获得刘汉的首肯。

1999年2月,绵阳另一黑道人物“大叫花”王永成扬言要炸汉龙集团。刘汉命令“不要怕,先找几个人把大叫花做掉”。10多天后,王永成在一家酒廊大门口被刘汉手下孙华君派人枪杀。

2000年9月,仅怀疑老街坊梁世齐私吞3万元养狗费,刘维指使手下将其残忍杀害。而梁世齐的姨娘曾对刘汉有哺育之恩。

2002年5月,刘汉的保镖仇德峰、桓立柱等人在成都一娱乐城无故生事,召集多人猖狂殴打无辜群众,致1人死亡,多人受伤。

一系列命案中,只有仇德峰被轻判四年,其他凶手全部逍遥法外。依靠肆无忌惮的血腥打杀,刘汉黑社会组织在广汉、绵阳等地迅速确立了“江湖老大”地位,无人敢与之作对,一些受害人避走他乡,数年不敢回家。

2008年,广汉另一“操哥”团伙首领陈富伟刑满释放,因为与刘汉积怨多年,陈富伟扬言要报复刘家。此时的刘家“江湖地位”如日中天,已经容不得任何人挑战。刘汉的弟弟刘维找来成员文香灼、旷小坪等人面授机宜,“你们随便哪个把陈富伟做了,以后的事情我来处理。”

2009年1月10日,午后的冬日暖阳下,四川广汉市鸭子河堤的露天茶铺坐满了喝茶的人们,谈笑声此起彼伏。

突然,一辆捷达车停在一家茶铺前,三名年轻男子下车后疾步而入,径直走向一桌客人,走在前面的年轻人掏出枪,朝桌边一名毫无防备的中年男子开了三枪。突如其来的枪声让其余茶客四散奔逃。被枪击者的同伴徒手反抗,但紧跟而来的两人持枪向他们射击,枪声“像炸鞭似的响了好多下”。不到一分钟,开枪的三个年轻人迅速乘车离开,留下了三具布满弹孔的尸体和一地的弹壳,现场还有两名无辜群众被流弹击伤。

“我回头一看,几个人从椅子上慢慢滑落在地。”多名目击者回忆,从凶手下车开枪到上车离开,整个过程不到一分钟,除了散落的十多枚弹壳,茶杯、躺椅都没被碰倒,“速度太快了,就像恐怖片一样!”

公然在闹市开枪杀人,重大的案情震惊全国。公安部挂牌督办之下,犯罪嫌疑人张东华、文香灼、旷小坪、袁绍林、孙长兵等人被抓获。他们交代,命案的幕后主使是被害人之一陈富伟的死对头、当地“名人”刘维。

在当地百姓看来,刘维的名气主要来自两方面,一方面,他是广汉有名的企业家、慈善人士,还担任过2008年北京奥运火炬手;另一方面,他是当地“操社会”的老大,身边有一群敢打敢杀的小弟,控制着当地赌博游戏机、高利贷、建筑砂石等多个行业。刘维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光环”——刘汉的亲弟弟。

随后4年,尽管公安部将刘维列为通缉犯,四川警方多次实施抓捕,刘维都无法归案,其间的一些细节耐人寻味。

案发不久,警方根据掌握的线索传唤刘维到公安局接受讯问。刘汉以四川省政协常委的身份打电话给四川省公安厅某领导说,“家里人等着他吃年饭”,要刘维回家。一个多小时后,刘维便被放回。

虽然警方不时接到群众举报刘维藏身线索,但每次抓捕行动都“差之毫厘”、人去楼空,刘维总能“绝处逢生”。事实上,直到最后被抓获,刘维一直躲在广汉。

专案组还查明,刘汉明知刘维涉案,却在其藏匿期间两次去看望并提供生活用品。2011年,刘维写信说自己需要钱用,刘汉拿出50万元转交刘维。刘维,刘汉的弟弟,广汉乙源实业公司老板。案发前他作为奥运火炬手,刚参加了在广汉的火炬传递。

随后4年,尽管公安部将刘维列为通缉犯,四川警方多次实施抓捕,刘维都无法归案,其间的一些细节耐人寻味。

案发不久,警方根据掌握的线索传唤刘维到公安局接受讯问。刘汉以四川省政协常委的身份打电话给四川省公安厅某领导说,“家里人等着他吃年饭”,要刘维回家。一个多小时后,刘维便被放回。

刘汉被称为四川“首富”后,仍使用惯常手段敛财。刘汉在竞标丰谷酒业、四川信托、和兴证券等项目时,一同竞标的企业很少,“这些优质的项目,众多人眼馋,但应者寥寥,肯定离不开刘汉的威慑运作。”

“谁举牌的话,举一次砍条胳膊”

2000年,刘汉将汉龙集团总部从绵阳迁往成都。汉龙集团所向披靡,只要是该组织插手的工程和项目,其他参与者自会主动退出。在面对《华尔街日报》采访时,刘汉说出了这样一段耐人寻味的话—“刘汉从来都是赢家,刘汉从不失手。”

“2000年以后,刘汉团伙的名气已经成了一种招牌。”专案组民警说,当地有什么招标项目,一个电话、一个眼神,报“汉哥”或“勇哥(刘维)”一个名字就行了,无人敢竞标,避之唯恐不及。

2005年底,广汉人黄某想竞拍什邡市某河段的采砂权,因为深知做生意必须得到刘家同意,便请认识刘汉的李某给刘维打招呼,却遭到刘维拒绝。李某随后找到刘汉,刘汉一个电话,刘维立刻改变态度,不仅安排报名、交纳保证金,还放出话去,“这是勇哥(刘维)看上的项目,谁敢举牌的话,举一次砍条胳膊,举两次挨一枪。”竞拍当天,除黄某外无人敢举牌,黄某举牌一次即成交。

攀附大树,能量巨大

刘汉能聚敛这么多财富,除了“打打杀杀”的争抢外,还与其深厚的政商背景相关。

当年,刘汉被列为公安机关查处名单,其花巨资攀附上某位领导,将他从查处名单上撤除。此后,刘汉通过资本运作迅速把产业扩充到外省、外国,建立了矿业帝国、资本帝国。

刘汉与领导搭上线后,变得更为低调、谨慎,很少在公共场合出现。

一名与刘汉接近的匿名人士称,有特殊背景的商人周滨2002年前后到四川投资,刘汉高价从其手中购买项目,“为了维护关系。”

2001年,为讨有关领导欢心,刘汉在阿坝州投资建设两座水电站。2005年,刘汉把经济效益良好的天龙湖电站和金龙潭电站卖给四川汇日电力公司。

资料显示,汇日电力是一家外商独资企业,注册地为英属维尔京群岛,法人代表叫陈炜民。刘汉以近5亿元的价格卖掉电站,2个月后,汇日电力将这两座电站以27亿元卖给大唐电力集团旗下桂冠电力公司,转手净挣22亿元。

2005年,刘汉和陈炜民在四川锦江宾馆签订合同,陈炜民是一位香港商人。“以刘汉的精明和不会吃亏的性格,他会把营利的水电站转手给人,背后一定有很复杂的关系,也许是为了讨好某位高层,也许是洗钱,很难说清。”

四川省纪委一位退休干部亦告诉记者,两座水电站蹊跷被变卖,多次有人向省里举报此事,但都不了了之。

广汉当地坊间流传,刘汉是当地政府之外的地下组织部长,他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干部任免。

“干部想进步,找刘汉比找领导还好使”

刘汉案中一起被提起公诉的,还有当地3名政法干部:原德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政委刘学军、原德阳市公安局装备财务处处长吕斌和原什邡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刘忠伟。

据刘维供述,除了送金钱财物,他几乎每周都会和这三人在自家的会所里聚会,一起寻欢作乐,甚至吸食毒品。

由于这种特殊的关系,刘学军以隐匿、销毁案卷材料为条件,请刘汉帮助其升迁,发生命案后多次通风报信;刘忠伟、吕斌为刘维提供枪支配件和子弹。

专案组发现,通过行贿、帮助升迁、提供毒品等手段,刘氏兄弟建立起复杂的关系网,换取有案不查、压案不办、毁灭证据、重罪轻罚。

例如,2003年5月,组织成员孙华君在绵阳市非法持枪被举报,从孙华君被警方抓获,到检察机关批捕、起诉,再到法院审理判决缓刑,总共只有15天,堪称“奇迹”。

为寻求更大的保护伞,刘汉不仅大肆结交官员,还利用自己的妻子结交官员夫人,从而接近官员。

刘汉的前妻杨雪交代:“刘汉会带我一起跟他们吃饭,向他们赠送黄金、翡翠等贵重物品,价值几十万甚至几百万;有时候还会通过赌博向他们行贿。”

据杨雪和团伙核心成员供述,近年来,刘汉的关系网随着经济实力的扩张水涨船高,从最先起家的广汉、德阳,辐射到绵阳、成都,乃至北京。尤其是有了省政协常委的身份后,他结交的官员级别已非普通富豪所能比。为拉拢腐蚀官员,刘汉不惜重金铺路。

在黑金撑起的“保护伞”下,刘汉黑社会组织不仅攫取更大的经济利益,也捞取到各种政治身份:刘汉本人是连续三届四川省政协委员、政协常委,孙某是四川省人大代表、绵阳市人大代表、德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刘维在广汉是众所周知的“操哥”,竟当上了2008年奥运火炬手。

在四川省内外,很多人都知道刘汉是“有大背景、大靠山”的人物。这使得刘汉的敛财之路更加畅行无阻,甚至能够左右当地人事安排。对于能带来利益的官员,刘汉可以帮忙提拔升迁;对于挡他财路的干部,不择手段予以清除。

2000年,刘汉想在小金县开发四姑娘山旅游项目,时任县长格某不同意。刘汉留下一句话:“不给我项目,你这个领导就当不了。”果然,这位县长不久就被调离小金县,刘汉顺利拿到该项目。

2007年,刘维在广汉经营砂石,运砂石的货车超载,连山镇党委书记焦某予以制止。刘维放话:“不让我过去,我就让他下来。”3个月后,焦某即被降职调任其他岗位。

广汉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干部说:由于刘汉在当地政坛这种极不正常的超能量,被称为“第二组织部长”,干部想进步,找刘汉比找领导还好使。

“刘汉有钱,跟各级领导有关系;刘维有枪,手下有一批兄弟帮他打杀,所以黑白两道的人都怕刘汉,得罪了他就是死或者‘丢帽子’。”组织成员、犯罪嫌疑人文香灼供述。很多人愿意跟着刘家,为他们做事。地方官员跟着刘汉,是觉得可以通过他接触到更高层,有升官的机会;“操社会”的人跟着刘汉,是因为有面子,出了事他能摆平。

10多年来,刘汉黑社会组织的淫威在当地形成了强大的心理震慑,很多受害群众不敢伸冤。专案组在四川取证时,一些知情者听到刘汉二字仍心有余悸、不愿多讲。在一名受害人家中,专案组民警再三做工作,家人仍然要求:“我可以说,但你们要保密,万一刘汉今后出来了,我家会被打击报复,可能就没命了。”

蹊跷的案情引起高层的高度重视,公安部指令北京市公安局成立专案组,并跟踪督办侦查。随着侦查的深入,专案组发现,刘汉涉嫌包庇窝藏、刘维涉嫌故意杀人仅是冰山一角,可能还存在一个以刘汉、刘维等人为首的特大涉黑犯罪集团。因此,专案组对刘汉、刘维及其涉黑犯罪集团骨干人员实施抓捕,近30名组织成员在一夜之间归案,并连夜押解到北京接受讯问。随后,又有数十名涉案人员相继落网。

北京市公安局将前期侦办情况向上级作了汇报。中央政法委、公安部研究决定,自4月17日起,将案件移交湖北省公安机关侦办。

2013年4月26日14时许,随着一声汽笛划破长空,一列高速列车从北京西站驶出。其中一节车厢内,24名特警严密看押着首批8名犯罪嫌疑人。20时22分,经过1000多公里的行驶,列车安全到达湖北赤壁北站。随后,8名嫌犯被关押进赤壁市看守所。

接过“接力棒”的是高规格的强大侦查专班,以咸宁市公安局为主,并从湖北全省公安机关抽调精兵强将组成。根据北京专案组移交的证据线索,经过湖北专案组缜密的侦查取证工作,

2013年3月31日至4月19日,湖北省咸宁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一审判庭等7个审判法庭内,控辩交锋激烈地进行着。

在公诉人与被告人、辩护人的唇枪舌剑中,在20名证人的当庭陈述中,在如山的罪证材料前,尽管刘汉等被告人对指控予以否认或部分否认,但这一特大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的种种特征愈发清晰,其严密的组织结构、庞大的成员队伍、约定的帮规戒约、雄厚的经济实力、严重的社会危害,一一公诸于法庭之上。

在最后陈述中,绝大多数被告人当庭认罪、部分认罪或悔罪。

这正如公诉人在法庭上所言:本案的公正审理,将还法律以尊严,还人民以公道,还社会以正气!


正文完,原文标题:「403大案纪实」前四川首富黑社会团伙刘汉集团覆灭记
原文发布时间:2018-09-16 17:55:04
原文作者:403大案纪实。

四川刘汉发家史 四川刘汉发家史